麻豆映画传媒演员

“只是,照她这个性子,就算嫁了人,只怕也不能让人放心。”顾玉祺道。安阳长公主闻言讪讪的笑了笑,“以后我会严加管教湘儿的。”“皇姑母,湘儿确实该管管了,她现在也不小了,到了嫁人的年纪。我们自家人倒是可以包容她,但是将来的夫家却不一定能够容忍她。”君初静柔声道。“静儿说的是,以前都是我太骄纵她了,没想到反而害了她。”安阳长公主一阵摇头。“皇姑母不必忧心,现在还能来得及。”安阳长公主点点头,“应该让湘儿多跟你学学,她要是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。”“皇姑母别这么说,让礼仪嬷嬷好好教教湘儿,她以后会比我好。”君初静浅笑。“不说她了,我今日来是想和玉祺、染儿重新修好的,希望以后顾家两府能够像以前一样走动。”“婶母说的有道理,如今顾家嫡支只剩下了安平王府和永宁侯府,以后要多扶持。”顾玉祺颔首。安阳长公主闻言顿时有些激动,“祺儿说的是。”“大哥,我听娘说你以前学问很好,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去请教你么?”“当然可以。”“太好了。”顾玉瑾激动出声,眼底划过欣喜。“对了,寒儿呢,我怎么没见着寒儿?”安阳长公主狐疑的看了眼几人。苏青染顿时抿住了嘴角,“他生病了,现在还没有睡醒。”“生病了?要不要紧,请过太医了么?”“白太医已经来过了,不要紧。”顾玉祺替苏青染回答。“不要紧就好,如今宫里头正在准备登基大典,眼见着就要登基了,可不要误了大事。”顾玉祺点头,“不会误了大事的。”没了顾云湘,几个坐下来喝茶,倒是颇为和睦。送走安阳长公主母子后,苏青染抬眸看向身侧的男人,“哥,我以为你会拒绝安阳长公主呢。”“若是安阳长公主和顾云湘我便拒绝了,这样的母女,不来往也罢。只是,还有个瑾儿,他是二叔唯一的血脉。”“其实瑾儿这孩子从小就很稳重。”君初静开口。顾玉祺点头,“瑾儿这孩子和安阳长公主母女不一样,他是可造之材。若是有帮得到的地方,我愿意去帮他。”“好。”“时辰不早了,你去看看轻寒吧。”苏青染点头,抬脚朝卧室而去。她多么希望,她推开房门就能看见君轻寒已经起身,哪怕睁着眼睛躺在榻上也好。可惜,并没有,此时君轻寒双眼紧闭,依然在昏睡。坐在榻前,苏青染轻轻趴在男人身上,“寒,你要快点醒来,还有好多事情在等着你,如今东临已是你的责任,你可不能逃避。”“还有,肚子里的小家伙今天又调皮的戳我的肚皮了,他肯定是想你了,想要摸一摸你的大手。”她说着握起男人的大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。苏青染每日除了在府中散步外,便守在君轻寒的榻前,自言自语般的和他聊天。她一直都坚信过两天君轻寒就会醒来,然而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他仍然没有醒来。十一月的天气,越发的冷了,冬雪也已经下过了两次。此时,君轻尘也带着雪央从江州回到了帝都。皇后得知他们回京,迫不及待的将人叫去了凤仪宫。看到小孙子的那一刻,她的心顿时暖化了,“真是和尘儿小时候生得一模一样,白白胖胖,叫个什么名儿?”“小名嘟嘟,大名还没取,央儿说让母后取。”“嘟嘟?”皇后微微皱眉。“胖嘟嘟的,所以叫嘟嘟。”君轻尘看着自家白白胖胖的儿子一阵傻笑。皇后忍不住嗔道:“你都是当爹的人了,还跟个孩子似的,取个小名这么随意,真是……”“母后,央儿都同意了,您就别嫌弃了。”其实,他本来取的小名儿是胖墩儿,雪央嫌难听,这才改成了嘟嘟。“也罢,你们做爹娘的决定了,我这个祖母就不说了。”皇后无奈摇头。“母后,您给嘟嘟取个大名吧。”雪央浅笑。“好。”皇后想了想道,“就叫君承钰吧。”“君承钰……”君轻尘喃喃。“钰,宝也,钰儿以后就是祖母的心肝宝贝。”皇后看着怀中咿咿呀呀的小家伙,越看越喜欢。雪央欣喜出声,“好名字,多谢母后赐名。”皇后逗了会孩子,才交给了乳母,“帝都的事情,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。”君轻尘点头,“没想到几个月的时间,帝都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。文贤伯父和安平王的事能够翻案是好事,四哥等了这么多年,着实不容易。只是,如今父皇他……”“他现在住在华幽宫,有人伺候。”君轻尘惊讶,“华幽宫,那不是……”“除了那里,他没有别的去路,除非……”死路一条!君轻尘颔首,“也是。”“尘儿,你怪母后狠心么?”君轻尘摇摇头,“母后,若是论狠心,只怕谁也比不过他。您根本不知道,央儿生产那天他做了什么。”“他又派人去杀央儿?”君轻尘点头,眼底蓄了丝冷意,“我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我是他的儿子,央儿肚子里的难道不是他的孙子么?”“他最爱的只有权势和他自己,最喜欢的就是控制。所以,他想的是让你按照他的安排去活。”皇后冷冷一哼。君轻尘沉默良久,“若非他是我父皇,否则我就……罢了,不说他了,四哥呢?”皇后闻言,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法场之事过去后,他便尸毒发作了,如今已经昏迷一个多月了。”“昏迷一个月!”君轻尘惊讶。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,染儿又要照顾自己,又要照顾他,唉……你去瞧瞧吧。”皇后一阵摇头。“我这就过去看看。”君轻尘走了两步,又折回来嘱咐雪央,“央儿,你先留在凤仪宫,傍晚我再过来接你。”“好,你快去吧。”法医娇宠,扑倒傲娇王爷